协会新闻
    行业资讯
    人物专访
首页 > 协会新闻 > 行业资讯
 
行业资讯
钢铁产能过剩是中欧关系中的艰难议题
发布日期:2017-09-25       来源:凤凰国际智库       分享:

来源:旁观中国;作者:张琪

“钢铁产能过剩“是我们过去两年的讨论中,认为比较困难的领域之一。”欧盟驻华大使史伟(Hans Dietmar Schweisgut)在接受财新记者专访时如此表示,中国的产能过剩,尤其是钢铁行业的产能过剩,对欧盟来说是个重要的议题,“我们仍然认为,(中国)需要做得更多。”

当前,世界上主要的钢铁生产国,主要通过全球钢铁产能过剩论坛(Global Forum on Excess Steel Capacity,下称“全球钢铁论坛”)的机制,来沟通与协调处理产能过剩的问题。

在2016年9月举行的G20国家领导人杭州峰会上,各国领导人就钢铁产能过剩问题达成共识,呼吁组建关于钢铁产能过剩的全球论坛,加强信息分享与合作。

“我们一致同意通过这个形式来处理该问题。中国认为该问题是个全球问题,而不仅仅是中国的问题;我们对此也同意。”史伟说。

史伟对财新记者透露,现在,参与论坛的33个国家均提供了详尽的数据,以确保每一方都清楚具体状况,并可通过数据来分析和探讨如何处理产能过剩的问题。

“但是,我们仍在等待(中国方面)非常具体的工厂级别和次区域(sub regional)的数据,”史伟强调,论坛的各方不仅需要确认每个国家在全国级别的产量数据,也要知道产量、产地的组成结构,以便每一方都明确地知道,如何以透明的方式处理产能过剩问题。

史伟表示,要在全球钢铁论坛上真正解决全球钢铁产能过剩的问题,需要进行全面的比较。要通过详细的数据,来看价格应如何设定、政府补贴是否扰乱了价格以及价格被扰乱到何种程度。“因此,我们需要知道投入价格、原材料价格、能源投入等所有信息,然后才能知道这些因素是如何影响价格的。”

2016年12月16日,全球钢铁论坛第一次会议在德国柏林召开。二十国集团(G20)成员和感兴趣的经合组织(OECD)成员共计有33个国家代表与会。这33个国家的钢铁产量占据全球钢铁产量逾90%。

在今年7月7日至8日举行的G20汉堡峰会上,全球钢铁论坛作为边会也同时召开。据OECD消息,该论坛还将于9月25日至26日在巴黎开会。

G20杭州峰会闭幕时发布的《二十国集团领导人杭州峰会公报》写道:“我们认识到,钢铁和其他行业的产能过剩是一个全球性问题,需要集体应对。我们也认识到,政府或政府支持的机构提供的补贴和其他类型的支持可能导致市场扭曲并造成全球产能过剩,因此需要予以关注。我们承诺加强沟通与合作,致力于采取有效措施应对上述挑战,以增强市场功能和鼓励调整。”

“不期待中国动动手指就能解决”

史伟对财新记者表示,钢铁产能过剩的确是个全球问题;但是,同样很清晰的是,中国是这个全球问题的主要部分。“中国的钢铁产量如此之大,超过了欧洲各国产量的综合。”

当前,欧美主流意见均认为,由于中国钢铁产能过剩,向其他国家倾销大量钢铁,拉低了全球钢铁市场的价格,从而损害了欧盟和美国的钢铁生产者和工人的利益。因此,欧盟和美国均多次对中国的多项钢铁产品展开反倾销、发补贴的“双反”调查,并征收“双反”税。

9月6日,美国商务部发布公告,决定对进口自中国和印度的不锈钢法兰(Stainless Steel Flanges)发起“双反”调查。

8月17日,欧盟委员会也发布了针对中国铸铁件产品的反倾销初裁公告,决定对进口自中国的铸铁件产品征收15.3%—42.8%的临时反倾销税,为期6个月。

欧盟委员会还宣布从4月7日开始,对从中国进口的热轧扁钢征收18.1%到35.9%不等的关税,期限为5年。这一最终关税高于2016年10月实施的13.2%到22.6%的临时关税。

但是,中国驻旧金山和纽约总领馆的前经济商务参赞何伟文对财新记者表示,中国不应成为欧美钢铁过剩产能的替罪羊。“中国不应是世界钢铁过剩问题的主要靶子。中国钢产量占世界一半,但人均产量低于日本、韩国,出口量只占世界的20%。且只有10%左右销往欧美。”

在2016年6月举行的第八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上,时任中国财政部部长楼继伟也曾从两方面反驳了“中国钢铁产能过剩破坏全球钢铁市场行情”的说法。楼继伟当时说,中国的产能过剩,主要是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逐步积累起来的,但在2009─2011年间,中国的经济增长贡献了全球经济增长50%以上的份额。“特别是在基础设施投资方面表现抢眼,这自然也就带动了煤、钢、水泥等产能的增长。”楼继伟说。

另一方面,楼继伟表示,中国早已不是计划经济年代,政府无法向企业下达硬指标,“特别是如今钢铁行业内,50%以上的企业都是民企”。

面对中国如今的去产能困境,史伟介绍,欧洲在约20年前也曾存在过钢铁产能过剩的问题。当时欧盟采取市场化路径,大力削减产能,因此现在欧洲并不存在太多产能过剩的问题。“我们的经验是,要基于市场准则来去产能,以详尽的产能信息分享为基础”,并建议削减产能的过程要以一种“不会导致贸易扭曲”的方式来进行,避免提供补贴或在其他海外市场上过量倾销等等。

但同时,史伟承认,这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因为这意味着要关闭工厂、使工人下岗;因此,“没人认为中国可以动动手指就做到这些”。

史伟说,“欧盟并不希望在其不了解全面背景的情况下,告诉中国该怎么做。这也是为什么(中国)提供所有层次的产能数据如此重要。”

当前,美国政府也在就进口钢铁和铝是否会危害美国国家安全展开调查。这项依据1962年《贸易扩大法》(Trade Expansion Act of 1962)232条款展开的调查,如果认为进口钢铁和铝会对美国国家安全产生威胁,则美国总统特朗普将有权对进口钢铁和铝产品施加惩罚性关税。

此举曾被怀疑是针对中国而来。但也有分析认为,若施加惩罚性关税,对欧盟、加拿大、日本、韩国等美国主要钢铁贸易伙伴的影响,还要大于中国。

对此,史伟表示,欧盟会密切监控美国此一调查的进展,并在WTO框架下采取措施。

中欧关系未必受中美关系影响

8月18日,美国贸易代表(USTR)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宣布,将依据美国《1974年贸易法案》(Trade Act of 1974)的“301条款”,对中国政府是否存在“与技术转移、知识产权及创新相关”的不合理的行为、政策和实践,或为美国商界带来负担或限制等行为进行调查。

对此,史伟表示,欧盟认可中国近些年来在知识产权方面的进步。但同时也指出,目前这方面仍存在一些问题,欧盟希望与中国以合作的方式来解决。

史伟提到, 欧盟与中国有一个长期的对话机制,即中欧知识产权对话机制,并在3年前升级至副部长级别,“因为我们认为这是个非常富有成效的对话”;中国在知识产权方面的情况也在不断进步,近期的立法也在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进。

但同时,史伟指出,当前中国在执行立法方面仍存在问题。他称,欧盟有约80%的仿造品都来自中国,足以显示问题所在。

“我想说的是,我们在此问题,和所有其他问题上相似,愿与中国以合作的方式达成成果。事实也基本上是这样。”

此外,关于近期有评论称,随着美国对华贸易方面的政策越来越强硬,例如发起知识产权调查、叫停中资在美并购等等,或将使中国和欧盟的关系越拉越近。

针对此种分析,史伟回应称,中欧关系未必会是美欧关系或者中美关系作用的结果。他说,美国和欧盟的确在关于市场准入等方面的利益非常相似;但是,欧盟在中欧关系中也有独立的议程。“因此,我们对中美在经济领域关系的恶化不感兴趣,因为这不符合我们的利益,”

与更倾向于谈判双边协议,而非加入多边贸易框架的特朗普政府相比,欧盟与中国当前的共同立场是都提倡开放的、以制度为导向的多边贸易体系,均提倡保持WTO在国际贸易的中心地位。欧盟继续推进与中国的全面投资协定(CAI)谈判,也立基于这一共识。

史伟表示,但中欧关系也存在问题,比如钢铁产能过剩、市场准入门槛不一致等,这需要找到解决办法,“我们认为,解决这些问题的办法,就是让双方的关系更加平等,更加具有对等性(reciprocity)。”